INDEX | Foreword | Editorial | About Wah Yan
THE SHIELD > 翰林
  敖佩球先生訪問
文︰楊松穎

每 一 所 學 校 除 老 師 之 外 , 還 需 要 其 他 工 作 人 員 的 合 作 才 能 使 一 切 運 作 正 常 , 校 工 的 工 作 看 來 微 不 足 道 , 但 其 實 對 學 校 的 運 作 是 很 重 要 的 。 在 今 年 , 校 內 又 有 一 位 校 工 獲 頒 長 期 服 務 獎 了 , 他 就 是 許 多 同 學 都 熟 悉 的 球 叔 。

球 叔 早 於 一 九 七 五 年 就 加 入 華 仁 , 至 今 已 為 華 仁 服 務 了 二 十 五 年 。 當 年 球 叔 加 入 成 為 華 仁 的 一 份 子 的 原 因 是 由 於 華 仁 的 聲 譽 良 好 , 成 立 已 久 , 環 境 好 , 學 生 亦 十 分 聽 話 , 所 以 最 後 便 選 擇 了 在 華 仁 當 校 工 。

校 工 的 工 作 看 來 好 像 十 分 簡 單 , 但 其 實 是 十 分 講 究 體 力 和 耐 性 , 就 球 叔 的 工 作 來 說 , 他 每 天 的 工 作 時 間 是 由 早 上 八 時 至 下 午 大 約 五 時 半 , 每 天 都 需 要 掃 地 、 倒 垃 圾 、 拖 地 、 清 理 斜 路 兩 邊 坑 渠 的 垃 圾 , 還 需 要 在 足 球 場 旁 邊 割 草 , 為 草 地 足 球 場 畫 界 , 為 龍 門 掛 上 網 等 , 大 多 工 作 都 是 體 力 勞 動 的 , 有 時 還 要 為 一 些 學 生 解 決 困 難 , 可 以 說 忙 得 閒 不 過 來 ; 但 球 叔 并 沒 有 埋 怨 , 反 而 做 得 很 開 心 , 他 認 為 就 算 辛 苦 也 要 維 持 生 計 ── 開 心 又 要 做 , 不 開 心 亦 要 做 , 何 不 做 得 開 心 些 呢 ? 他 還 認 為 一 些 終 日 無 所 事 事 , 沒 有 工 作 做 的 人 才 算 是 慘 !

說 到 這 次 獲 頒 長 期 服 務 獎 的 感 受 , 球 叔 覺 得 十 分 高 興 , 他 十 分 感 謝 校 長 讓 他 在 華 仁 工 作 了 二 十 多 年 , 而 且 亦 很 照 顧 他 。 球 叔 在 華 仁 工 作 多 年 , 對 華 仁 學 生 的 性 格 都 十 分 熟 悉 ; 他 覺 得 華 仁 學 生 很 友 善 , 很 有 人 情 味 , 容 易 相 處 , 有 很 多 學 生 都 會 在 下 課 之 後 找 他 談 話 說 笑 , 亦 不 會 看 不 起 他 們 。

至 於 華 仁 學 生 的 學 習 態 度 , 球 叔 認 為 他 們 普 遍 都 十 分 勤 力 讀 書 , 雖 然 曾 經 出 現 過 比 較 懶 散 的 學 生 , 他 們 屢 勸 不 聽 , 最 終 亦 因 為 成 績 差 而 不 能 繼 續 在 華 仁 讀 書 , 不 過 這 類 學 生 在 華 仁 為 數 不 多 , 所 以 大 致 上 來 說 , 華 仁 學 生 的 學 習 態 度 都 很 好 , 而 且 他 們 亦 很 懂 得 自 律 , 所 以 他 不 用 擔 心 學 生 的 學 業 成 績 。 最 後 , 球 叔 亦 鼓 勵 同 學 繼 續 努 力 , 不 要 辜 負 各 人 對 他 們 的 期 望 。


Acknowledgements - Contact us - Download - Credits - Volume 46
mywyk - Academics - Administration - Documents - Notice - Students' Association

Copyright 2001 Wah Yan College, Kowloon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