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 Foreword | Editorial | About Wah Yan
THE SHIELD > 翰林
  江之鈞老師訪問
文︰徐梓翔

江 之 鈞 老 師 是 在 一 九 六 ○ 年 開 始 於 華 仁 執 教 鞭 的 , 一 直 到 前 年 , 雖 然 已 屆 退 休 , 但 他 仍 義 務 地 繼 續 教 導 華 仁 學 生 。 他 說 , 一 來 因 為 不 能 整 天 坐 著 沒 有 工 作 做 , 要 打 發 一 下 時 間 ; 二 來 他 覺 得 華 仁 學 生 的 英 文 水 準 不 太 好 , 希 望 可 以 繼 續 幫 助 他 們 。 對 於 為 甚 麼 他 會 選 擇 教 書 , 江 老 師 回 應 以 當 時 港 大 英 文 系 出 身 , 做 行 政 官 這 些 工 作 是 絕 對 能 夠 勝 任 的 , 但 他 對 當 行 政 官 卻 不 感 興 趣 , 於 是 便 選 擇 了 做 教 師 。

作 為 一 位 資 深 的 教 育 工 作 者 , 江 老 師 認 為 一 個 好 教 師 的 責 任 是 教 導 學 生 做 人 的 道 理 及 傳 授 知 識 , 不 應 局 限 於 課 程 範 圍 內 的 知 識 傳 授 。 除 此 之 外 , 教 師 亦 要 確 保 學 生 了 解 課 文 , 否 則 便 會 失 去 教 育 意 義 了 。 相 比 起 以 前 , 江 老 師 覺 得 現 在 華 仁 學 生 的 學 習 態 度 著 實 比 以 前 散 漫 , 有 些 更 無 心 向 學 , 雖 然 為 數 不 多 , 但 已 經 夠 瞧 了 。 以 前 的 學 生 或 者 不 太 聰 明 , 又 或 者 英 文 不 太 好 , 但 他 們 的 學 習 態 度 很 好 。 即 使 教 了 一 次 , 不 行 ; 兩 次 , 又 不 行 , 都 不 會 令 人 發 牢 騷 。 現 在 學 生 的 學 習 態 度 欠 佳 , 不 只 發 生 在 華 仁 , 甚 至 整 個 香 港 、 全 世 界 都 瀰 漫 著 這 種 風 氣 。 現 代 的 學 生 太 多 玩 意 , 太 多 享 受 , 以 致 上 課 時 心 不 在 焉 , 集 中 力 低 , 學 習 自 然 相 對 地 慢 ; 加 上 學 習 態 度 不 佳 , 想 令 學 生 學 好 就 更 難 了 。

問 起 得 到 「 長 期 服 務 獎 」 的 感 受 , 江 老 師 坦 言 沒 有 甚 麼 特 別 的 感 覺 , 因 為 這 個 不 是 怎 樣 特 殊 的 獎 , 這 個 獎 是 每 個 教 職 員 都 會 有 的 。 每 個 教 員 只 要 在 校 服 務 了 十 年 或 以 上 的 , 都 能 獲 得 這 個 獎 , 而 且 每 任 教 多 五 年 便 會 頒 發 多 一 次 , 江 老 師 已 獲 頒 多 次 了 , 所 以 沒 有 甚 麼 特 別 的 感 覺 。

說 到 華 仁 的 自 由 度 , 江 老 師 打 趣 地 說 如 果 有 華 仁 學 生 覺 得 華 仁 的 自 由 度 不 足 的 話 , 他 就 不 知 那 些 學 生 能 夠 在 哪 一 間 學 校 讀 書 了 。 他 說 耶 穌 會 辦 學 的 傳 統 都 是 盡 量 給 予 教 員 和 學 生 自 由 , 很 少 干 預 他 們 。 雖 然 這 是 一 個 優 良 傳 統 , 但 於 現 代 社 會 的 角 度 來 說 , 就 有 一 定 程 度 的 危 險 性 。 以 前 的 學 生 、 教 員 會 自 律 , 若 耶 穌 會 和 校 方 不 干 預 , 他 們 會 自 己 做 得 更 好 ; 但 現 在 的 社 會 風 氣 是 「 歪 的 風 氣 」 , 人 們 很 少 會 因 為 你 尊 重 他 們 而 尊 重 自 己 , 他 們 只 會 說 你 傻 , 說 你 蠢 。 所 以 , 在 這 歪 風 之 中 , 自 由 度 太 高 就 有 些 危 險 。 江 老 師 說 , 其 實 我 們 不 需 要 將 以 往 與 現 在 比 較 , 因 為 社 會 不 斷 變 遷 , 社 會 的 風 氣 可 以 變 得 好 , 亦 可 以 變 得 差 。

說 到 讀 書 , 目 前 的 風 氣 就 比 以 前 差 了 很 多 , 根 本 不 能 與 以 前 相 比 , 因 為 讀 書 與 社 會 風 氣 是 相 關 的 , 最 重 要 就 是 自 己 是 否 滿 意 。 愈 來 愈 多 學 生 參 與 課 外 活 動 , 江 老 師 覺 得 不 單 是 華 仁 , 周 圍 的 學 校 都 有 這 個 情 況 , 問 題 在 於 參 與 的 課 外 活 動 會 不 會 影 響 學 業 。 這 些 不 是 校 方 所 能 決 定 的 , 而 是 取 決 於 學 生 自 己 。 江 老 師 相 信 華 仁 學 生 都 懂 得 怎 樣 去 抉 擇 。 如 果 他 們 堅 持 參 加 活 動 , 別 人 勸 多 少 次 都 是 徒 勞 的 。 江 老 師 對 我 們 舉 了 一 個 真 實 的 事 例 : 他 曾 勸 說 一 班 由 中 一 教 到 中 五 的 學 生 不 要 只 顧 著 玩 , 要 抽 空 準 備 會 考 , 那 些 學 生 回 答 說 他 們 會 溫 習 的 , 不 用 擔 心 。 但 結 果 他 們 會 考 一 塌 糊 塗 , 令 江 老 師 十 分 傷 心 。 雖 然 現 在 華 仁 學 生 的 學 習 態 度 比 以 前 差 , 英 文 亦 比 以 前 差 , 但 江 老 師 都 沒 有 特 別 不 滿 , 否 則 他 便 不 會 繼 續 在 華 仁 任 教 。

江 老 師 說 他 不 喜 歡 整 天 督 促 著 學 生 , 但 偶 爾 都 會 勸 籲 一 下 學 生 , 希 望 他 們 會 有 所 改 善 。 如 果 那 些 學 生 還 沒 有 改 進 , 即 是 他 們 沒 下 決 心 改 過 , 江 老 師 也 不 會 再 理 會 他 們 , 因 為 再 說 甚 麼 都 沒 有 用 。 江 老 師 認 為 一 個 教 員 不 應 經 常 責 罵 學 生 。 他 認 為 如 果 教 員 要 用 懲 罰 和 責 罵 這 些 方 法 來 管 理 學 生 , 那 麼 這 個 教 員 便 真 的 有 點 失 敗 ; 因 為 一 個 成 功 的 教 員 是 不 需 這 樣 做 , 而 能 夠 令 學 生 變 乖 的 。 但 現 在 有 些 年 輕 人 真 的 十 分 過 份 , 令 人 忍 無 可 忍 , 老 師 亦 沒 可 能 裝 作 看 不 見 , 那 時 候 , 江 老 師 都 會 對 他 們 作 出 勸 籲 。

最 後 , 江 老 師 勸 勉 我 們 要 懂 得 自 律 。 自 律 是 現 在 許 多 香 港 學 生 所 忽 略 的 , 亦 很 少 有 學 生 懂 得 自 律 , 希 望 各 位 同 學 注 意 一 下 , 互 勉 互 勵 。


Acknowledgements - Contact us - Download - Credits - Volume 46
mywyk - Academics - Administration - Documents - Notice - Students' Association

Copyright 2001 Wah Yan College, Kowloon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