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 Foreword | Editorial | About Wah Yan
THE SHIELD > Mosaic
  雙魚
文︰劉碩偉(文學創作獎高級組冠軍)

我 是 去 年 暑 假 上 補 習 社 的 時 候 , 結 識 到 阿 儀 的 。 我 忘 記 了 我 們 相 識 當 日 她 穿 過 的 衣 服 , 就 連 大 家 當 日 說 過 甚 麼 話 , 也 沒 有 半 點 頭 緒 , 就 是 因 為 這 一 點 , 她 老 是 怪 我 不 重 視 這 份 感 情 。 天 哪 ! 我 是 在 談 戀 愛 , 不 是 在 參 加 記 憶 力 訓 練 班 。 不 過 , 她 要 埋 怨 也 難 怪 , 因 為 她 真 的 能 夠 把 我 從 相 識 那 天 起 穿 的 衣 、 說 的 話 , 一 一 複 述 出 來 。

其 他 朋 友 不 看 好 我 們 的 將 來 , 說 我 們 兩 個 人 的 性 格 差 天 共 地 , 早 晚 要 分 手 。 這 句 話 不 是 全 錯 , 但 也 不 是 全 對---- 我 跟 她 的 脾 性 的 確 是 截 然 不 同 的 , 可 是 我 認 為 美 滿 的 戀 愛 生 活 建 基 於 欣 賞 對 方 的 個 性 , 或 許 就 是 因 為 她 的 脾 氣 , 我 才 被 她 深 深 吸 引 著 。

我 們 交 往 的 阻 力 不 是 性 格 不 合 , 又 會 是 甚 麼 呢 ? 我 猜 最 大 的 障 礙 大 概 會 是 媽 媽 , 所 以 初 戀 以 來 , 我 一 直 苦 苦 瞞 著 她 。 媽 媽 一 直 以 來 都 十 分 關 心 我 , 尤 其 是 學 業 這 一 方 面 。 我 就 要 考 高 考 了 , 要 是 給 她 知 道 我 「 拍 拖 」 , 她 一 定 會 天 天 跟 我 訓 話 , 說 我 談 戀 愛 會 荒 廢 學 業 , 到 時 後 果 真 是 不 堪 設 想 。 針 對 這 個 問 題 , 我 想 出 了 不 少 對 策 , 其 中 最 重 要 的 , 當 然 是 約 幾 個 相 熟 的 朋 友 跟 我 一 起 編 故 事 騙 她 , 那 麼 我 就 可 以 名 正 言 順 地 「 上 同 學 家 溫 習 功 課 」 。

可 是 「 紙 始 終 包 不 著 火 」 , 我 知 道 我 跟 阿 儀 的 事 , 終 有 一 天 會 被 她 揭 發 的 。

*       *       *

當 天 午 飯 過 後 , 媽 媽 坐 了 在 客 廳 一 邊 看 書 , 一 邊 在 微 笑 , 心 情 看 來 p 錯 。 我 馬 上 把 握 時 機 , 問 她 : 「 媽 , 明 天 有 數 學 測 驗 , 今 天 我 想 去 同 學 家 溫 習 , 你 說 好 不 好 ? 」

「 到 誰 家 去 ? 」 媽 媽 抬 起 了 頭 , 將 臉 上 的 笑 容 收 斂 了 一 下 , 朝 我 雙 眼 望 過 我 。

「 到 李 …… 志 誠 家 去 。 李 志 誠 , 你 還 記 不 記 得 他 ? 他 是 我 班 的 高 才 生 。 就 是 去 年 拿 了 五 科 科 目 獎 的 那 位 同 學 呀 。 我 想 今 天 他 一 定 會 教 我 做 許 多 不 明 白 的 問 題 。 」 媽 媽 有 一 般 女 性 的 特 性 , 就 是 有 敏 銳 的 目 光 和 觸 覺 , 所 以 我 不 得 不 沉 著 應 戰 。 稍 有 不 冷 靜 , 隨 時 會 給 她 識 破 我 的 計 劃 。

「 哦 …… 是 他 。 我 放 心 了 。 今 天 晚 上 回 來 吃 飯 嗎 ? 」

「 我 也 想 早 點 兒 回 來 , 可 是 我 真 是 太 蠢 啦 , 不 明 白 的 地 方 太 多 , 我 想 晚 上 還 是 把 握 時 間 , 在 他 那 邊 吃 了 才 回 來 。 」

「 好 吧 ! 」 媽 媽 再 沒 有 異 議 。 我 轉 過 身 就 背 向 她 , 緩 緩 的 吁 了 一 口 氣 。

*       *       *

到 達 北 角 地 鐵 站 的 時 候 是 中 午 , 四 周 都 沒 有 甚 麼 人 。 我 看 看 腕 錶 , 知 道 時 間 還 沒 有 到 , 慢 慢 的 走 到 相 約 的 地 點 。 相 約 的 地 點 , 就 是 面 對 著 補 習 社 的 車 站 出 口 。 我 們 選 這 個 相 約 的 地 方 前 , 是 有 考 慮 過 風 險 的 。 我 不 是 住 在 北 角 , 也 沒 有 親 戚 住 在 北 角 , 加 上 這 個 車 站 出 口 人 流 少 , 碰 到 熟 人 的 機 會 較 低 。

我 等 了 好 久 好 久 , 仍 然 沒 有 見 到 半 點 她 的? 影 , 心 裡 不 禁 想 著 : 「 我 猜 這 次 她 會 遲 到 。 」 看 著 腕 錶 上 時 針 緩 緩 地 逼 近 「 4 」 字 , 似 乎 這 一 次 我 又 猜 中 了 。 果 然 不 出 我 所 料 , 四 時 十 分 , 四 時 二 十 分 , 四 時 半 , 時 間 慢 慢 地 流 動 , 我 卻 站 在 原 地 不 動 , 站 得 腳 也 有 點 痠 痛 。 我 覺 得 自 己 有 點 傻 。

手 提 電 話 忽 然 響 了 起 來 , 響 聲 的 音 樂 是 她 最 喜 歡 的 一 首 國 語 流 行 曲 。 我 本 來 是 不 喜 歡 這 首 歌 的 , 但 是 她 說 一 句 「 我 喜 歡 , 你 也 要 跟 我 選 一 樣 的 」 , 我 又 不 得 不 遷 就 她 。 要 是 給 她 知 道 我 手 提 電 話 選 了 別 的 鈴 聲 , 她 又 要 說 我 「 不 專 一 」 了 。

「 立 立 , 是 我 呀 。 」 多 得 先 進 的 流 動 電 話 科 技 , 她 的 聲 音 清 晰 可 辨 , 可 是 我 的 電 話 暫 時 還 沒 有 辨 得 到 她 所 在 的 位 置 。

「 你 在 哪 兒 呀 ? 我 等 了 你 好 久 了 …… 」 我 裝 出 了 抱 怨 的 語 氣 , 要 她 知 道 她 遲 到 了 。

「 你 再 等 一 下 吧 , 我 快 要 來 到 啦 …… 男 孩 子 等 女 孩 子 是 天 經 地 義 的 , 你 就 再 等 一 下 吧 ! 拜 拜---- 」

我 真 懷 疑 她 從 前 是 辯 論 隊 的 , 不 是 她 說 話 有 條 理 , 只 是 她 話 說 得 真 快 , 一 秒 鐘 說 十 個 字 , 對 她 來 說 , 真 的 不 難 。 她 連 珠 炮 的 把 話 說 完 , 然 後 掛 線 , 我 如 何 會 有 時 間 插 口 ? 我 本 來 想 再 打 電 話 給 她 , 想 不 到 她 竟 把 手 提 電 話 關 掉 了 。

就 是 這 樣 , 我 呆 等 了 大 半 個 小 時 , 才 看 見 她 一 身 純 白 色 的 裙 子 , 從 容 不 迫 地 從 馬 路 對 面 走 過 來 。

「 喂 , 別 一 臉 怒 容 , 笑 一 下 吧 ! 跟 我 約 會 不 高 興 嗎 ? 」 她 一 過 來 , 就 用 最 溫 柔 的 語 氣 跟 我 開 口 。 可 是 我 心 裡 卻 想 , 這 次 絕 不 能 縱 容 她 了 , 一 定 要 讓 她 知 道 她 遲 到 是 不 能 饒 恕 的 , 所 以 我 沒 有 答 她 的 話 , 反 而 把 身 轉 了 開 去 。

「 男 孩 子 要 大 方 , 要 多 體 貼 女 孩 子 。 你 看 看 腕 錶 , 不 過 是 等 了 一 個 小 時 嘛 。 」 她 隨 著 我 身 體 的 轉 動 , 移 了 過 另 一 邊 , 繼 續 她 的 話 。 我 再 把 身 體 轉 向 另 一 面 。

之 前 每 次 遲 到 , 或 做 錯 了 甚 麼 事 情 , 她 都 會 用 這 種 語 氣 逗 我 高 興 , 我 一 笑 , 她 又 不 用 道 歉 了 。 我 想 她 認 為 這 是 做 錯 事 的 靈 藥 , 這 次 她 見 我 不 為 所 動 , 似 乎 有 點 沮 喪 。 不 過 我 還 是 不 肯 退 讓 。

「 你 用 不 著 發 我 脾 氣 吧 ! 」 她 的 語 氣 開 始 有 點 激 動 。

我 還 是 默 然 不 語 。 兩 個 人 就 這 樣 靜 靜 地 在 路 旁 站 了 一 、 二 分 鐘 。 我 站 著 不 動 , 她 就 在 我 面 前 來 回 踱 步 。 好 幾 次 我 想 開 口 , 但 是 卻 想 不 到 說 甚 麼 話 , 讓 步 的 話 是 絕 對 不 能 說 的 。 怎 料 她 忽 然 停 下 腳 步 , 望 著 我 , 哭 了 起 來 , 我 馬 上 嚇 得 手 足 無 措 。

「 對 不 起 …… 」 我 終 於 憋 不 住 開 口 說 話 了 。 這 個 時 候 , 我 心 裡 感 到 有 點 歉 疚 , 也 有 點 後 悔 。

「 嗚 嗚 …… 誰 又 會 喜 歡 遲 到 ? 我 又 不 是 故 意 遲 到 的 …… 誰 叫 你 約 時 間 約 得 不 好 ? 害 我 遲 到 …… 嗚 嗚 」 她 的 話 沒 有 說 完 , 又 流 下 了 兩 行 眼 淚 來 。

「 對 不 起 呀 …… 是 我 不 對 , 是 我 錯 , 我 不 該 怪 你 , 你 遲 到 一 定 有 你 的 苦 衷 , 是 我 不 應 該 發 你 脾 氣 。 」

她 怔 怔 的 望 著 我 , 我 伸 手 抹 去 她 臉 上 的 淚 痕 。 她 慢 慢 的 把 身 體 靠 向 我 , 伸 手 緊 緊 的 擁 著 了 我 , 在 我 耳 畔 洋 洋 得 意 地 低 聲 說 : 「 下 一 回 你 再 發 我 脾 氣 , 我 一 定 不 會 讓 你 好 過 。 」

之 後 , 她 高 高 興 興 的 玩 了 一 整 個 下 午 , 我 也 妥 妥 貼 貼 的 服 侍 了 她 一 整 個 下 午 。

*       *       *

學 校 的 模 擬 試 總 算 勉 強 熬 過 了 , 真 正 的 考 驗---- 高 考---- 又 來 了 。 我 跟 她 口 頭 協 議 不 騷 擾 對 方 溫 習 , 將 來 一 起 考 個 好 成 績 , 一 起 考 進 香 港 大 學 , 到 時 就 可 以 日 夕 相 對 , 不 用 偷 偷 摸 摸 的 出 來 見 面 。 協 議 之 後 的 三 天 , 她 的 確 沒 有 騷 擾 我 溫 習 , 可 是 一 過 三 天 , 她 又 故 態 復 萌 , 每 天 四 次 , 每 次 一 小 時 的 打 電 話 過 來 找 我 。

有 一 天 下 午 , 我 正 在 溫 習 的 時 候 , 她 又 撥 了 電 話 來 , 是 妹 妺 接 聽 的 。

妹 妹 接 電 話 的 時 候 , 我 正 在 溫 習 。 她 聽 到 對 方 的 聲 音 , 馬 上 認 得 出 是 誰 , 故 意 提 高 聲 量 的 , 逐 個 字 逐 個 字 大 聲 的 叫 我 : 「 哥---- 哥 。---- 有---- 電---- 話---- 找---- 你---- ,---- 叫---- 阿---- 儀---- 的---- 」 聽 她 這 樣 說 , 我 嚇 得 把 手 上 的 化 學 練 習 簿 都 丟 了 在 地 上 , 從 房 裡 發 撲 出 來 接 電 話 。 我 從 妹 妹 手 上 把 聽 話 筒 搶 過 來 的 時 候 , 狠 狠 的 盯 了 她 一 下 , 警 告 她 不 要 多 管 閒 事 。 她 猾 狤 的 乾 笑 了 兩 下 , 就 走 開 了 。 她 一 走 開 , 我 馬 上 瞧 一 瞧 廚 房 裡 媽 媽 有 沒 有 甚 麼 異 樣 , 有 沒 有 聽 到 不 該 聽 的 話 , 還 好 我 沒 有 叫 爸 爸 換 新 的 抽 油 煙 機 , 那 部 老 抽 油 煙 機 , 噪 音 就 是 夠 大 , 媽 媽 沒 有 聽 得 著 妹 妹 說 的 話 。

「 喂 , 我 說 過 多 少 次 , 不 要 撥 家 裡 這 個 電 話 號 碼 , 你 就 是 不 肯 聽 我 勸 。 」 我 一 邊 說 , 一 邊 保 持 著 最 低 聲 量 。 「 妹 妹 接 的 話 , 你 就 不 要 開 口 說 話 嘛 ! 剛 才 幾 乎 要 給 媽 媽 識 破 我 們 的 事 了 。 下 一 次 , 你 要 打 電 話 , 至 少 也 在 ICQ 留 個 口 訊 告 訴 我 , 讓 我 在 電 話 旁 等 你 …… 」

「 哼 , 我 不 過 想 給 你 一 個 surprise ! 怎 料 得 到 是 你 妹 妹 接 的 呢 ? 你 不 喜 歡 的 話 , 我 以 後 不 再 打 電 話 給 你 好 了 。 」

「 好 了 , 好 了 , 阿 儀 , 算 我 錯 了 , 你 別 生 氣 。 」

「 這 次 我 原 諒 你 , 下 次 不 准 對 我 這 樣 教 訓 我 。 立 立 , 你 在 幹 甚 麼 ? 」

「 我 剛 才 在 溫 習 , 剛 剛 溫 習 了 高 錳 酸 鉀 的 氧 化 作 用 , 還 有 氮 的 化 合 物 , 還 有----- 」

「 你 太 勤 力 啦 。 好 吧 , 現 在 輪 到 你 問 我 在 幹 甚 麼 了 , 你 猜 猜 看 。 」

「 我 猜 你 現 在 躺 在 床 上 聽 音 樂 。 」 她 的 聲 音 懶 洋 洋 的 , 她 一 定 是 躺 在 床 上 跟 我 通 電 話 。

「 立 立 真 聰 明 , 不 過 只 是 猜 對 了 一 半 。 我 是 躺 在 床 上 , 但 不 是 在 聽 音 樂 。 再 猜 , 再 猜 。 猜 中 了 , 送 你 禮 物 。 」

「 看 書 ? 還 是 看 電 視 ? 」

「 都 錯 了 。 我 在 閉 著 眼 睛 想 你 。 明 天 可 以 見 你 嗎 ? 我 想 見 你 哦 。 」

「 明 天 ? 下 星 期 一 要 考 試 了 。 你 不 是 說 要 努 力 讀 書 的 嗎 ? 」

「 我 見 不 到 你 , 沒 有 心 情 溫 習 。 我 想 你 想 得 要 死 , 你 不 想 見 我 嗎 ? 」

「 不 是 不 想 , 只 不 過 …… 」

「 哼 , 如 果 你 不 肯 出 來 , 我 就 跟 你 媽 說 我 們 之 間 的 事 。 」

「 你 是 在 威 脅 我 嗎 ? 」

「 我 不 敢 。 不 過 我 想 提 醒 你 , 像 我 這 種 心 情 不 好 的 人 , 行 事 往 往 出 人 意 表 。 」

「 唉 , 你 要 見 面 就 見 面 好 了 。 明 天 下 午 一 時 半 , 約 在 老 地 方 見 , 不 要 遲 到 了 。 拜 拜 ! 」 我 看 見 媽 媽 從 廚 房 走 出 來 , 馬 上 迅 速 的 結 束 了 二 人 的 對 話 。

「 是 誰 ? 」 媽 媽 好 像 開 始 懷 疑 我 。

「 是 阿 義 , 明 天 約 了 他 借 筆 記 。 」

媽 媽 點 了 點 頭 , 回 到 廚 房 繼 續 她 的 工 作 。 我 凝 視 著 桌 子 上 的 電 話 好 一 會 兒 , 又 看 了 在 廚 房 工 作 的 媽 媽 一 看 , 低 頭 嘆 了 口 氣 。

*       *       *

到 了 第 二 天 , 她 又 玩 了 一 個 高 興 的 下 午 , 我 又 服 侍 了 她 一 個 下 午 。 她 麻 煩 的 性 格 , 我 口 裡 抱 怨 , 心 裡 卻 甘 願 , 是 甚 麼 緣 故 呢 ?

*       *       *

晚 上 跟 她 吃 過 飯 , 送 了 她 回 家 , 我 也 回 家 去 了 。

回 到 家 裡 , 媽 媽 一 反 常 態 , 坐 在 客 廳 沙 發 上 等 我 , 表 情 陰 森 可 怖 。 爸 爸 坐 在 一 旁 , 望 了 我 一 眼 , 搖 搖 頭 , 嘆 了 口 氣 。 妹 妹 站 在 一 旁 望 著 我 , 一 副 得 意 的 表 情 。 古 怪 的 氣 氛 令 人 很 不 自 在 。 我 有 一 種 不 祥 的 預 感 。

「 你 今 天 到 了 哪 裡 去 ? 」 媽 媽 的 說 話 尤 如 一 道 冷 鋒 , 我 不 禁 打 了 個 寒 噤 。

「 我 …… 告 訴 過 你 了 , 是 阿 健 …… 不 …… 阿 義 家 , 借 筆 記 …… 」

「 還 想 瞞 我 ? 你 是 不 是 在 拍 拖 ? 剛 才 有 個 叫 阿 儀 的 打 電 話 來 , 把 事 情 都 告 訴 我 了 。 」

「 我 …… 媽 , 對 不 起 , 我 不 是 有 心 瞞 你 的 。 」

「 我 不 是 從 小 教 你 不 准 說 謊 的 嗎 ?----- 哼 , 我 真 失 敗 , 竟 然 教 了 個 兒 子 做 騙 子 , 編 故 事 騙 自 己 。 兒 子 現 在 大 了 , 要 作 反 了 , 不 把 我 放 在 眼 內 了 ! 」 媽 媽 說 的 時 候 , 聲 音 氣 得 有 點 震 , 額 角 青 筋 暴 現 。

我 望 向 爸 爸 , 希 望 他 替 我 說 一 句 好 說 話 , 他 一 見 我 面 向 著 他 , 馬 上 低 頭 不 語 。 我 望 向 妹 妹 , 她 低 頭 不 語 , 好 像 被 媽 媽 的 怒 火 嚇 怕 了 。

過 了 半 晌 , 媽 媽 一 聲 不 發 , 站 了 起 來 , 爸 爸 扶 了 她 回 房 裡 。 妹 妹 也 回 了 房 裡 去 。 客 廳 裡 剩 下 了 我 一 個 人 。 我 不 禁 自 言 自 語 : 「 阿 儀 不 是 太 過 份 了 嗎 ? 」

*       *       *

當 天 夜 裡 , 我 躺 在 床 上 , 從 窗 子 向 外 望 著 街 上 的 一 切 。 我 心 裡 在 想 為 甚 麼 她 要 告 訴 媽 媽 這 件 事 , 根 本 無 法 入 睡 。 她 明 知 媽 媽 是 反 對 我 拍 拖 的 。 第 二 天 早 上 , 我 決 定 打 電 話 給 她 問 過 明 白 。

「 喂 , 是 阿 儀 嗎 ? 」

「 立 立 , 甚 麼 事 呀 ? 昨 天 還 沒 有 玩 得 夠 嗎 ? 今 天 又 想 見 面 ? 不 行 哦 , 今 天 要 開 始 溫 習 了 …… 」

「 是 你 幹 的 好 事 嗎 ? 」

「 哦 …… 你 知 道 了 嗎 ? 對 不 起 哦 …… 」 不 知 道 是 不 是 我 語 氣 實 在 太 兇 , 她 居 然 說 了 「 對 不 起 」 。

「 你 不 覺 得 這 樣 做 太 過 份 了 嗎 ? 」

「 過 份 嗎 ? 我 覺 得 很 好 玩 哦 , 不 過 你 不 喜 歡 的 話 , 我 下 一 次 不 跟 你 玩 這 個 。 」

「 還 會 有 下 一 次 嗎 ? 不 會 有 下 一 次 的 了 , 我 們 分 手 吧 ! 」 我 狠 狠 的 把 電 話 丟 在 地 上 。

正 當 我 準 備 去 洗 臉 冷 靜 一 下 的 時 候 , 我 察 覺 到 睡 房 門 口 的 地 上 有 一 張 信 紙 , 我 俯 身 拾 了 起 來 一 看 , 是 妹 妹 的 字 跡 。 上 面 寫 著 :

哥 哥 :

對 不 起 。 昨 天 的 電 話 是 我 一 時 貪 玩 , 用 手 提 電 話 撥 的 , 阿 儀 根 本 沒 有 打 過 甚 麼 電 話 來 。 我 不 知 道 媽 媽 會 這 樣 生 氣 的 , 更 不 知 道 事 情 會 鬧 得 這 麼 不 愉 快 。 我 現 在 十 分 後 悔 , 你 原 諒 我 好 嗎 ?

內 疚 的 妹 妹

我 沒 有 生 妹 妹 的 氣 , 只 是 好 像 想 到 甚 麼 不 妥 的 地 方 。 忽 然 間 我 想 通 了 , 馬 上 丟 下 妹 妹 寫 的 道 歉 信 , 把 昨 天 我 穿 的 外 套 從 衣 櫥 拿 了 出 來 , 往 外 套 的 後 面 一 看 。 果 然 不 出 我 所 料 , 貼 了 一 個 烏 龜 貼 紙 。

*       *       *

我 叫 了 的 士 , 不 消 三 十 分 鐘 , 己 經 到 了 阿 儀 家 門 口 。 我 顧 不 得 她 的 家 人 了 , 只 是 不 停 地 按 門 鈴 。 她 來 了 應 門 , 但 是 她 一 見 是 我 , 馬 上 又 想 關 門 , 我 立 刻 伸 手 擋 著 , 她 一 時 不 留 神 , 把 我 右 手 的 五 隻 手 指 狠 狠 的 夾 了 一 下 , 痛 得 我 大 叫 一 聲 , 金 星 直 冒 。

她 看 見 我 這 個 樣 子 , 禁 不 住 「 噗 哧 」 笑 了 一 聲 。 但 是 笑 聲 沒 有 遮 掩 她 面 上 淚 痕 和 浮 腫 的 雙 眼 。

「 對 不 起 呀 , 阿 儀 , 我 不 是 求 你 原 諒 我 , 只 是 想 你 給 我 十 五 秒 , 讓 我 解 釋 一 下 。 」

「 好 , 你 有 話 就 快 說 , 我 今 天 很 忙 , 沒 時 間 聽 你 說 廢 話 。 我 今 天 上 午 約 了 阿 輝 教 我 打 網 球 , 下 午 約 了 阿 昌 看 電 影 , 晚 上 約 了 阿 成 聽 音 樂 會 。 」

我 按 動 了 腕 錶 的 十 五 秒 倒 數 計 時 功 能 。

「 對 不 起 昨 晚 媽 媽 告 訴 我 你 打 電 話 跟 她 說 了 我 們 拍 拖 的 事 我 信 以 為 真 原 來 是 妹 妹 冒 認 你 打 電 話 你 跟 我 說 好 事 是 你 幹 的 我 以 為 你 承 認 了 原 來 你 說 的 好 事 是 烏 龜 貼 紙 對 不 起 我 應 該 相 信 你 不 應 該 懷 疑 你 …… 你 看 , 還 剩 下 兩 秒 。 」 我 一 邊 按 停 了 腕 錶 的 計 時 器 , 一 邊 向 她 展 示 這 個 「 兩 秒 」 。 我 有 點 佩 服 自 己 , 原 來 我 說 話 的 速 度 , 跟 她 相 比 , 絕 不 遜 色 。

正 當 我 佩 服 自 己 之 際 , 冷 不 防 給 她 打 了 一 掌 。 我 驚 呆 了 。

她 看 了 我 的 樣 子 , 吃 吃 的 笑 了 起 來 。 是 我 的 樣 子 有 點 滑 稽 了 吧 !

「 這 次 的 確 是 你 錯 , 你 怪 不 了 我 心 狠 。 這 個 就 當 小 懲 大---- 」 她 話 沒 有 說 完 , 又 笑 了 。 聽 她 這 樣 說 , 我 也 笑 了 。

*       *       *

又 有 一 次 , 我 跟 她 一 起 到 海 邊 看 日 落 。 夕 陽 緩 緩 地 降 下 一 望 無 際 的 南 中 國 海 , 倒 影 的 波 光 在 海 面 上 蕩 漾 。

「 不 知 要 花 多 次 唇 舌 , 媽 才 肯 原 諒 我 呢 ? 或 許 我 一 開 始 就 不 應 該 撒 謊 …… 」

「 你 跟 我 抱 怨 也 沒 有 用 , 你 要 怪 , 就 怪 你 妹 妹 好 了 , 又 或 者 根 本 不 應 該 怪 誰 , 因 為 由 始 至 終 都 是 你 的 錯---- 看 , 你 說 太 陽 像 不 像 一 個 又 圓 又 大 的 鹹 蛋 黃 ? 」

我 沒 有 答 她 的 話 , 只 是 伸 手 摟 抱 著 她 , 把 她 給 海 風 吹 亂 了 的 頭 髮 撥 整 齊 。 大 家 沉 默 了 一 會 兒 , 她 又 開 口 說 話 了 。

「 星 相 學 家 說 雙 魚 座 的 優 點 是 為 人 溫 柔 、 體 貼 、 善 解 人 意 , 不 過 有 一 個 毛 病 , 就 是 有 了 喜 歡 的 人 就 不 能 自 拔 。 我 是 雙 魚 座 的 , 你 說 我 是 這 種 人 嗎 ? 」 她 最 喜 歡 看 關 於 星 相 的 書 籍 , 可 是 我 不 明 白 為 甚 麼 她 看 日 落 可 以 想 得 這 麼 遠 。

「 這 樣 的 話 , 我 覺 得 我 比 你 更 像 雙 魚 座 。 」

我 後 半 句 的 說 話 被 突 如 其 來 的 一 下 巨 浪 的 聲 音 蓋 過 了 。

「 你 說 甚 麼 ? 我 沒 有 聽 到 呀 。 」

「 我 說 你 跟 夕 陽 一 樣 美 。 」


Acknowledgements - Contact us - Download - Credits - Volume 46
mywyk - Academics - Administration - Documents - Notice - Students' Association

Copyright 2001 Wah Yan College, Kowloon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