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 Foreword | Editorial | About Wah Yan
THE SHIELD > Mosaic
  春風不度玉門關
文︰錢景亮(文學創作獎初級組冠軍)

那 生 的 生 , 死 的 死

從 無 知 到 已 知 , 從 已 知 到 無 知

歷 史 從 未 解 答 過

愛 的 神 秘

靈 魂 的 離 奇

而 夢 與 時 間

宇 宙 進 行 著 的

是 層 層 的 迷

徐 訏

我 獨 個 兒 在 一 望 無 盡 、 悲 涼 悽 滄 的 荒 漠 中 蹣 跚 地 走 著 。 颯 颯 的 黃 沙 吹 起 我 的 大 衣 , 也 吹 起 了 我 不 知 名 的 哀 愁 。 我 無 助 的 躺 在 起 伏 的 大 漠 上 , 低 泣 著 。 乾 烈 的 風 狠 狠 的 在 侵 蝕 我 這 個 空 洞 洞 的 漩 渦 , 我 不 作 反 抗 。

沙 漠 的 夜 是 謐 靜 而 孤 寂 的 。 無 涯 的 蒼 穹 就 在 我 的 頭 上 , 咫 尺 天 涯 、 星 光 燦 爛 。 還 依 稀 記 得 我 倆 曾 依 偎 在 一 起 , 躺 臥 在 柔 軟 如 綿 的 黃 沙 上 , 數 算 著 天 上 的 星 星 , 髣 ^ 把 天 地 都 給 動 搖 了 。 驀 然 回 首 , 人 面 全 非 、 空 無 一 物 , 只 剩 下 我 孤 身 的 走 我 路 。 算 了 吧 ! 緣 起 緣 滅 , 往 事 就 如 大 漠 中 的 黃 沙 一 樣 , 轉 瞬 即 逝 , 煙 消 雲 散 ; 但 卻 又 像 潮 漲 潮 退 般 常 湧 上 我 的 心 頭 。 滾 瀼 紅 塵 舞 天 涯 , 都 給 言 中 了 。 這 一 首 人 生 的 歌 , 到 天 地 盡 時 仍 是 首 獨 奏 曲 。 對 於 這 個 無 奈 的 宿 命 , 芸 芸 眾 生 都 只 能 順 應 , 他 們 都 是 被 迫 捲 進 這 無 情 的 漩 渦 。

我 看 著 稀 疏 有 緻 的 駱 駝 , 吸 著 薄 荷 般 的 空 氣 , 正 是 人 生 如 夢 。 沙 漠 的 夜 是 乏 味 的 , 有 些 外 地 人 來 過 後 也 抱 怨 說 沒 有 甚 麼 好 玩 的 , 眼 前 只 有 萬 里 黃 沙 , 連 草 也 沒 見 有 一 株 , 更 遑 論 是 遊 山 樂 水 了 。 其 實 即 使 你 把 眼 光 放 得 多 遠 , 在 沙 漠 , 看 到 到 的 衹 是 一 片 延 綿 萬 里 的 黃 沙 。 我 看 過 的 花 朵 用 手 指 也 可 算 出 來 。 粼 粼 溪 流 更 是 少 之 又 少 。 大 海 ? 騙 人 的 東 西 罷 了 。 不 過 整 輩 子 關 在 沙 漠 , 有 時 候 , 也 真 會 想 著 千 山 萬 水 外 魂 牽 夢 縈 的 大 海 。 他 曾 和 我 相 約 過 會 一 塊 兒 去 流 浪 , 看 大 海 、 看 花 草 、 看 波 濤 ……

太 陽 光 直 刺 刺 的 射 照 在 我 身 上 , 空 氣 中 彌 漫 著 一 股 討 厭 的 酷 熱 。 沙 漠 的 溫 差 懸 殊 很 大 , 日 夜 相 差 數 十 度 是 平 常 不 過 的 事 。 我 渴 得 起 不 了 身 , 只 能 匍 匐 的 爬 著 , 最 後 也 爬 不 動 了 , 無 力 的 躺 在 黃 沙 上 , 赫 見 黃 沙 依 舊 , 我 解 開 白 色 的 長 帶 子 , 留 了 十 多 年 長 髮 立 即 像 火 蛇 般 舞 動 著 。 狂 風 吹 滅 了 明 火 , 卻 吹 不 熄 我 心 中 的 不 安 悸 動 , 豆 般 大 的 汗 珠 如 泉 般 留 過 我 的 面 頰 、 心 窩 。 我 們 約 定 的 期 限 就 是 今 天 。 昨 夜 我 夢 見 他 血 肉 濛 糊 的 抓 著 我 不 放 , 揘 著 我 的 頸 , 我 茫 然 的 呆 望 著 他 , 不 能 作 聲 。 醒 來 後 眼 角 猶 掛 著 串 串 的 清 淚 。 每 當 憶 起 這 個 夢 , 便 是 心 驚 , 淚 不 止 的 留 。 這 是 前 世 作 的 孽 嗎 ?

「 爹 ! 求 您 放 過 我 倆 吧 ! 」 我 近 乎 失 控 的 乞 求 著 。

「 不 ! 你 再 哭 也 是 不 管 用 的 。 你 可 知 父 母 的 苦 心 啊 ? 你 好 歹 也 算 是 個 大 家 閨 秀 啊 , 他 , 他 那 看 駱 駝 的 怎 可 匹 配 你 呢 ? 你 嫁 給 他 就 只 有 挨 餓 的 份 兒 , 你 清 醒 的 想 一 想 吧 ! 」

「 我 不 要 繁 華 富 貴 , 我 不 要 功 名 利 祿 。 我 要 自 己 選 擇 的 生 活 , 自 由 無 束 的 生 活 ! 」

「 住 口 ! 」 爹 猛 地 打 了 我 兩 記 耳 光 , 滿 臉 通 紅 , 而 淚 水 己 涔 涔 的 沿 著 我 面 頰 滴 到 地 上 , 「 自 由 無 束 的 生 活 ? 謊 話 ! 人 何 曾 有 過 夢 想 ? 有 飽 飯 喫 、 有 屋 可 住 已 是 求 之 不 得 了 , 你 還 敢 奢 望 自 己 的 夢 想 ? 不 要 說 了 , 婚 禮 下 月 便 要 舉 行 , 趕 快 準 備 吧 ! 」 爹 悻 悻 然 的 走 了 , 剩 下 我 迷 惘 的 嗚 咽 著 。

我 當 時 還 是 個 含 羞 答 答 的 小 女 孩 , 正 值 旖 旎 風 光 。 他 則 是 看 駱 駝 的 。 他 自 小 就 給 賣 掉 , 後 來 輾 轉 的 來 到 我 家 打 工 。 爹 在 這 也 算 是 大 戶 人 家 , 奴 婢 工 人 也 有 數 十 個 , 然 而 他 是 唯 一 與 我 年 紀 相 若 的 人 , 而 且 爹 很 是 嚴 厲 , 不 淮 我 胡 亂 結 交 外 邊 的 人 , 所 以 待 他 做 完 爹 吩 咐 的 工 作 後 , 我 便 會 去 找 他 四 處 亂 逛 。 有 時 候 我 倆 會 爬 到 沙 丘 的 最 高 處 , 然 後 一 起 滑 下 來 , 雖 然 曾 受 傷 , 爹 娘 亦 不 淮 我 這 樣 做 , 但 我 仍 是 一 意 孤 行 。 他 雖 沒 讀 過 書 , 不 過 上 至 天 文 下 至 地 理 他 也 懂 , 他 也 到 過 不 少 地 方 做 工 , 各 地 的 風 土 人 情 無 不 知 曉 , 在 他 身 邊 , 我 總 是 甘 願 做 個 學 生 。 每 當 爹 娘 不 在 家 時 , 我 們 便 會 偷 溜 出 去 , 躺 在 黃 沙 之 上 數 星 星 。 我 邊 聽 他 給 我 解 說 星 宿 間 的 美 麗 傳 說 , 邊 哼 著 那 首 遙 不 可 及 的 歌 謠 —

記 得 當 時 年 紀 小

你 愛 談 天

我 愛 笑

有 一 回 並 肩 坐 在 桃 樹 下

風 在 林 梢 鳥 兒 在 叫

我 們 不 知 怎 麼 睡 著 了

夢 花 落 知 多 少

夢 花 落 知 多 少 ? 就 這 樣 , 像 夢 般 美 得 不 真 實 的 快 樂 時 光 在 我 倆 身 邊 飛 掠 過 , 隨 伴 著 的 是 一 天 比 一 天 長 的 頭 髮 和 愛 。 或 許 是 太 幸 褔 無 愁 的 關 係 吧 , 我 怕 得 悲 傷 。 那 個 從 前 一 直 纏 著 我 的 噩 夢 又 再 緊 密 的 回 來 。 多 少 個 孤 寂 無 人 的 夜 , 我 冷 汗 透 濕 的 從 夢 魅 逃 出 來 , 沄 然 欲 涕 , 我 隱 約 估 計 到 那 個 生 死 預 告 。

在 一 個 天 晴 的 下 午 , 爹 跟 我 說 , 我 是 時 候 嫁 人 了 , 不 能 夠 再 跟 那 小 混 混 胡 鬧 。 我 強 忍 著 淚 水 , 再 多 的 淚 水 也 是 枉 然 。 男 家 是 沙 漠 上 響 噹 噹 的 商 人 , 爹 就 是 為 了 拉 攏 關 係 便 草 率 的 答 應 婚 事 , 我 恨 他 ! 我 恨 他 ! 然 而 按 照 傳 統 , 婚 姻 應 由 父 母 作 主 , 兒 女 無 權 選 擇 。 往 昔 的 情 深 , 如 今 已 化 為 烏 有 了 。 爹 說 得 對 , 夢 想 於 人 類 來 說 , 永 遠 都 是 個 昂 貴 的 玩 意 。

結 婚 的 日 子 越 來 越 迫 近 , 我 的 更 加 不 安 悸 動 , 他 仍 未 知 曉 這 消 息 , 而 爹 又 不 許 我 與 他 見 面 。 我 焦 急 得 宛 如 熱 鍋 上 的 螻 蟻 般 。 一 夜 我 漫 步 在 這 滄 涼 的 沙 漠 , 一 抬 頭 , 他 正 站 在 我 的 前 面 , 在 銀 白 色 的 月 光 映 照 下 , 他 的 臉 仍 是 多 麼 的 英 悛 , 像 往 昔 般 , 只 是 有 點 黯 然 神 傷 。 我 既 迷 戀 又 無 助 的 看 著 他 。 他 的 眸 光 炯 炯 如 星 , 面 反 映 著 我 的 臉 。 終 於 忍 不 住 掩 著 臉 跟 他 說 ︰ 「 我 要 結 婚 了 。 」 當 夜 , 我 們 如 往 時 般 躺 在 萬 里 黃 沙 之 上 , 然 而 再 沒 有 笑 語 , 或 神 蹟 般 的 戀 愛 故 事 , 心 沉 甸 甸 的 , 不 語 。 他 突 然 調 過 頭 堅 定 的 說 ︰ 「 等 我 ! 兩 個 月 期 限 ! 」

今 天 便 是 約 定 之 期 , 但 他 不 會 出 現 , 即 使 我 在 滾 滾 黃 沙 大 喊 他 的 名 字 ; 即 使 我 的 喝 求 傳 至 天 涯 海 角 , 他 也 不 會 再 像 從 前 一 樣 跟 我 談 天 說 笑 ……

那 天 清 早 起 床 , 我 苦 有 所 失 的 思 考 著 , 我 該 出 走 嗎 ? 我 實 在 忍 愛 不 了 這 種 盲 婚 啞 嫁 , 而 且 那 男 人 的 樣 子 愚 騃 無 知 , 我 也 毫 不 貪 圖 他 的 金 銀 珠 寶 , 我 只 想 跟 他 去 浪 跡 天 涯 , 脫 離 塵 俗 , 只 是 當 我 想 到 爹 娘 多 年 來 的 栽 培 和 養 育 , 我 還 沒 有 去 孝 順 他 們 , 反 而 更 讓 他 們 失 去 愛 女 , 還 有 我 最 心 疼 的 四 歲 小 弟 , 每 當 我 想 起 他 那 純 真 無 邪 的 笑 臉 , 我 便 不 期 然 會 心 微 笑 。 當 我 想 到 他 們 那 熟 悉 卻 又 陌 生 的 聲 音 , 我 便 是 不 忍 , 不 忍 又 不 忍 !

青 春 歲 月 總 是 不 待 人 的 。 我 一 天 偷 走 出 來 想 吸 口 新 鮮 空 氣 , 正 在 思 忖 著 該 怎 麼 辦 時 , 看 到 他 靜 靜 的 躺 在 沙 地 上 , 一 聲 不 響 , 巋 然 不 動 的 。 我 發 狂 的 喊 他 、 打 他 , 但 他 冰 冷 的 手 仍 是 一 而 再 的 從 我 懷 滑 下 來 。 我 出 奇 鎮 靜 的 給 他 灑 上 像 流 金 般 的 黃 沙 , 溫 柔 得 像 從 前 每 一 次 輕 撫 他 的 頭 髮 一 般 。 只 是 當 我 想 大 步 的 邁 出 去 時 , 一 回 首 , 便 再 也 忍 不 住 了 , 撲 倒 在 沙 上 痛 哭 。 我 使 勁 的 撥 開 黃 沙 , 沙 蓋 了 我 再 潑 。 我 捧 著 他 冰 泠 的 臉 , 吻 著 他 蒼 白 的 嘴 , 淚 珠 一 直 不 盡 的 滾 下 。 我 不 知 道 爹 是 否 把 他 殺 了 , 抑 或 是 他 自 殺 , 我 也 不 願 深 想 下 去 。 走 了 的 是 你 和 我 ; 埋 下 去 的 也 是 你 和 我 。 來 吧 , 讓 我 再 抱 你 一 次 , 縱 使 你 已 化 成 白 骨 , 猶 是 春 閨 夢 相 思 又 相 思 的 人 啊 !

我 一 個 人 默 默 的 走 在 黃 沙 之 上 , 沙 在 我 腳 縫 間 掠 過 。 我 漫 無 目 的 地 走 著 , 餓 了 就 向 經 過 的 人 討 些 東 西 喫 , 累 了 就 睡 黃 沙 之 上 。 我 已 再 無 容 身 之 所 了 。 就 在 結 婚 的 前 一 晚 , 我 幾 經 艱 苦 終 於 逃 出 來 , 爹 是 絕 不 會 原 諒 我 的 。 我 現 在 甚 麼 都 不 管 , 淚 橫 豎 已 經 流 乾 了 。 我 不 管 凜 冽 的 狂 風 把 我 的 長 裙 吹 起 、 把 我 的 長 髮 吹 散 , 我 仍 是 走 著 、 走 著 。 我 走 過 生 死 、 走 過 笑 淚 、 走 過 悲 歡 離 合 。 不 管 一 切 我 仍 是 走 著 、 走 著 ……

驀 然 回 首 , 那 人 卻 在 燈 火 闌 珊 處 。 在 夜 闌 盡 處 時 , 我 仍 想 著 那 約 定 , 縱 使 塵 已 滿 面 , 鬢 已 如 霜 , 卻 是 不 再 思 量 , 自 也 難 忘 , 惟 有 淚 千 行 。 我 一 昂 頭 將 眼 淚 倒 嚥 回 去 。 我 將 要 赴 約 去 , 那 個 春 風 之 約 。 我 倆 將 會 手 牽 手 踏 遍 萬 水 千 山 , 去 看 大 海 、 去 看 花 兒 、 去 看 青 草 ……

我 渴 了 、 倦 了 、 也 睏 了 , 那 麼 讓 我 靠 在 你 的 身 旁 。 再 沒 有 眼 淚 , 再 沒 有 慟 哭 , 我 只 是 要 靠 著 你 , 一 如 過 去 的 年 年 月 月 ……

記 得 當 時 年 紀 小

你 愛 談 天

我 愛 笑

有 一 回 共 肩 坐 在 桃 樹 下

風 在 林 梢 鳥 兒 在 叫

我 們 不 知 怎 樣 睡 著 了

夢 花 落 知 多 少


Acknowledgements - Contact us - Download - Credits - Volume 46
mywyk - Academics - Administration - Documents - Notice - Students' Association

Copyright 2001 Wah Yan College, Kowloon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