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 Foreword | Editorial | About Wah Yan
THE SHIELD > Mosaic
  臺灣文化的考察團
文︰梁仲文

我 校 一 向 鼓 勵 同 學 多 方 面 學 習 , 除 了 課 本 上 的 知 識 外 , 我 們 亦 希 望 同 學 多 點 吸 收 外 地 文 化 。 為 此 , 普 通 話 學 會 特 別 在 復 活 節 期 間 舉 辦 了 臺 灣 文 化 交 流 團 , 一 方 面 讓 同 學 認 識 臺 灣 的 風 土 人 情 , 另 一 方 面 讓 同 學 學 以 致 用 , 好 好 地 運 用 課 堂 上 學 到 的 普 通 話 。 是 次 交 流 團 , 一 共 有 四 十 多 名 師 生 參 加 。 我 們 走 訪 了 台 北 、 台 中 以 及 嘉 義 多 處 地 方 , 亦 探 訪 了 臺 灣 著 名 的 東 吳 大 學 , 充 份 地 感 受 到 臺 灣 人 熱 情 好 客 之 道 。

臺 灣 位 於 太 平 洋 東 面 , 總 面 積 約 三 點 六 萬 平 方 公 里 , 全 省 由 臺 灣 本 島 以 及 附 近 八 十 個 島 嶼 組 成 。 台 北 市 是 全 臺 政 治 、 經 濟 、 文 化 核 心 , 亦 是 最 繁 華 的 地 方 ; 台 中 因 地 勢 平 坦 , 是 全 臺 農 業 生 產 樞 紐 ; 中 部 是 高 聳 的 山 區 地 帶 , 著 名 的 阿 里 山 就 在 那 ; 南 部 是 臺 灣 重 要 的 漁 港 , 其 中 基 隆 便 是 最 大 的 港 口 , 亦 是 最 主 要 工 業 區 之 一 。

第一天行程(11/4)-九份、西門

當 天 , 我 們 一 早 便 在 學 校 集 合 , 然 後 乘 旅 遊 車 一 起 前 往 機 場 。 抵 達 臺 灣 已 是 下 午 了 , 雖 然 下 毛 毛 細 雨 , 但 仍 不 減 我 們 的 興 致 。 我 們 第 一 個 目 的 地 是 台 北 市 的 九 份 鄉 。 相 傳 九 份 盛 產 黃 金 , 在 清 朝 的 時 候 已 吸 引 了 一 大 批 拓 荒 者 遠 赴 而 來 。 後 來 黃 金 開 採 盡 了 , 人 們 便 從 此 落 地 生 根 , 把 這 個 地 方 開 發 起 來 。 九 份 臨 近 海 邊 , 常 被 濃 霧 籠 罩 , 所 以 給 人 一 種 非 常 神 秘 的 感 覺 , 而 且 更 被 人 冠 以 「 悲 情 城 市 」 一 名 。 當 地 製 片 商 亦 經 常 在 那 兒 取 景 拍 攝 , 因 此 頗 有 名 氣 。

九 份 鄉 的 街 道 兩 旁 都 是 小 食 店 及 精 品 店 , 是 旅 遊 的 熱 門 地 。 當 地 的 牛 肉 麵 、 一 口 酥 更 是 遠 近 馳 名 。 在 我 們 遊 覽 當 日 , 便 有 來 自 日 本 的 電 視 台 拍 攝 當 地 的 飲 食 文 化 。 那 兒 確 實 是 研 究 臺 灣 飲 食 文 化 最 好 的 地 方 。 沒 多 久 , 我 們 便 啟 程 前 往 西 門 。 西 門 是 臺 灣 的 不 夜 城 , 到 處 都 是 購 物 的 商 鋪 , 儼 如 香 港 的 銅 鑼 灣 。 當 地 的 貨 品 款 齊 備 , 絕 不 比 香 港 遜 色 , 而 價 值 卻 跟 香 港 差 不 多 。

第二天行程 (12/4)-金山、野柳、台中

臺 灣 的 天 氣 跟 香 港 不 大 相 同 , 早 上 的 氣 溫 比 中 午 相 差 五 、 六 度 之 多 , 因 此 早 上 起 來 便 感 到 一 陣 寒 意 。 當 天 , 大 清 早 , 我 們 便 出 發 到 金 山 鄉 。 該 處 是 臺 灣 著 名 的 溫 泉 區 , 四 周 都 被 青 蔥 的 樹 木 包 圍 著 , 又 鄰 近 海 邊 , 實 在 是 渡 假 的 好 去 處 。 溫 泉 水 含 有 大 量 的 礦 物 , 因 此 泡 溫 泉 有 助 消 除 疲 勞 , 血 液 循 環 , 亦 有 美 容 等 功 效 。 可 是 溫 泉 絕 不 能 泡 太 久 , 因 此 我 們 只 泡 了 四 十 五 分 鐘 , 便 不 得 不 離 去 了 。

我 們 下 一 個 目 的 地 是 野 柳 鄉 , 它 是 一 個 遠 近 也 名 的 旅 遊 勝 地 。 當 地 最 著 名 的 便 是 一 塊 塊 奇 形 怪 狀 的 巖 石 。 它 們 的 形 態 是 經 海 水 長 年 累 月 侵 蝕 而 形 成 的 。 在 海 旁 , 我 們 隨 處 都 看 到 一 個 個 凹 陷 的 小 洞 , 怪 石 嶙 峋 。 這 是 因 為 海 水 的 鹽 份 太 高 , 一 旦 被 太 陽 蒸 發 走 了 , 留 在 巖 石 上 的 鹽 份 便 加 劇 侵 蝕 , 以 致 形 成 一 個 個 小 孔 。 當 地 人 把 每 把 一 塊 有 特 色 的 巖 石 都 起 了 一 個 名 , 好 像 象 石 、 仙 女 鞋 、 女 王 頭 等 。 野 柳 此 行 的 確 讓 我 們 上 了 一 堂 寶 貴 的 地 理 課 。

沒 多 久 , 我 們 便 馬 不 停 蹄 地 向 台 中 出 發 。 台 中 一 帶 多 為 耕 地 , 而 市 中 心 卻 高 樓 臨 立 , 成 了 一 個 很 大 的 對 比 。 我 們 那 兒 參 觀 了 台 中 市 自 然 科 學 博 物 館 。 這 是 一 座 非 常 宏 偉 的 建 築 物 , 樓 高 三 層 , 有 多 個 展 覽 廳 , 每 個 展 廳 均 配 有 先 進 的 儀 器 , 以 助 參 觀 者 了 解 展 品 。 其 中 生 命 科 學 廳 更 備 有 精 密 的 顯 微 鏡 , 就 連 小 如 跳 蚤 的 生 物 都 清 晰 可 見 , 實 在 令 人 歎 為 觀 止 。 在 眾 多 展 覽 廳 中 , 最 令 人 感 興 趣 的 便 臺 灣 原 居 民 的 歷 史 。 該 處 陳 列 了 原 居 民 的 服 裝 、 用 具 , 還 有 影 帶 播 放 他 們 的 舞 蹈 及 方 言 , 讓 我 們 對 當 地 的 土 著 有 更 深 入 的 了 解 。

第三天行程(13/4)-埔里、日月潭、阿里山

距 離 台 中 市 五 十 八 公 里 的 埔 里 曾 在 九 九 年 「 九 二 一 」 大 地 震 中 , 遭 受 到 嚴 重 的 破 壞 。 這 天 我 們 來 到 這 處 地 方 , 發 現 很 多 房 屋 雖 已 重 建 了 , 但 仍 掩 飾 不 到 這 場 災 難 的 痕 跡 , 我 們 仍 可 見 到 有 些 地 方 還 積 壓 著 堆 堆 沒 有 清 理 的 瓦 片 。 其 後 我 們 參 觀 了 附 近 的 一 間 酒 廠 , 面 陳 列 著 一 幅 幅 地 震 過 後 的 照 片 , 全 是 頹 垣 敗 瓦 。

日 月 潭 位 於 南 投 縣 魚 池 鄉 由 兩 湖 組 成 , 因 外 貌 像 太 陽 和 新 月 而 得 名 。 潭 的 四 周 被 青 山 綠 水 環 抱 著 , 到 處 都 是 一 片 青 蔥 景 色 , 潭 水 湛 藍 清 澈 , 從 前 很 多 遊 人 都 喜 歡 泛 舟 湖 上 。 我 們 本 來 想 到 文 武 廟 參 觀 , 可 是 文 武 廟 早 已 在 九 九 年 集 集 地 震 中 倒 塌 了 。 在 天 廬 飯 店 遺 址 遠 望 , 我 們 仍 可 到 地 震 後 的 痕 跡 。 山 腳 下 很 多 樹 早 已 倒 下 了 , 人 們 把 它 們 清 理 後 , 整 座 山 顯 得 光 禿 禿 似 的 。 飯 後 , 我 們 便 出 發 到 阿 里 山 去 , 上 山 的 路 途 非 常 遙 遠 , 我 們 要 坐 三 個 小 時 的 汽 車 才 到 達 目 地 。

阿 里 山 是 臺 灣 著 名 風 景 區 , 海 拔 高 度 二 千 五 百 公 尺 , 共 有 五 大 奇 景 - 日 出 、 晚 霞 、 雲 海 、 森 林 、 鐵 路 。 在 我 們 上 山 的 路 上 , 便 看 一 層 層 白 色 的 雲 海 , 與 翠 綠 的 茶 園 形 成 很 大 的 對 比 。 可 惜 到 了 山 頂 , 便 起 了 大 霧 , 我 們 便 因 此 錯 失 了 觀 賞 晚 霞 的 機 會 。

阿 里 山 盛 產 高 山 茶 葉 , 以 及 涼 伴 果 子 。 我 們 當 然 不 會 錯 過 這 個 品 茗 的 好 機 會 。 除 了 上 述 的 食 品 , 一 種 麵 粉 製 的 食 物 - 麻 糬 亦 十 分 可 口 。 這 天 我 們 便 在 阿 里 山 品 嚐 當 地 的 地 道 美 食 。

第四天行程(14/4)-阿里山森林區、士林夜市

阿 里 山 區 有 五 大 奇 景 , 其 中 最 壯 觀 是 日 出 。 每 年 都 有 不 少 遊 客 慕 名 而 來 。 春 季 的 阿 里 山 天 氣 變 幻 化 莫 測 , 時 雨 時 晴 , 濃 霧 密 佈 , 因 此 看 到 日 出 的 機 會 非 常 渺 茫 , 大 概 十 次 中 只 有 兩 、 三 次 罷 。 我 們 自 登 山 起 , 一 直 憂 心 忡 忡 , 怕 觀 日 當 天 會 下 大 雨 , 怎 料 那 天 卻 天 公 造 美 天 色 放 晴 。

那 天 , 我 們 淩 晨 三 時 許 便 起 來 , 乘 搭 登 山 火 車 到 祝 山 山 頂 觀 日 樓 。 山 上 天 氣 雖 然 特 別 寒 泠 , 只 有 攝 氏 五 、 六 度 , 但 仍 然 不 減 我 們 觀 日 的 興 緻 。 我 們 穿 著 冗 腫 的 大 衣 , 帶 著 絲 絲 的 睡 意 , 拿 著 手 電 筒 在 漆 黑 一 片 的 夜 空 下 踏 上 我 們 登 山 之 。 到 達 觀 日 樓 時 一 早 便 擠 滿 了 遊 人 , 簡 直 是 擠 得 水 洩 不 通 , 幾 經 辛 苦 才 鑽 進 人 群 佔 了 有 利 位 置 。

等 了 一 個 多 小 時 , 天 空 終 於 有 了 點 變 化 , 在 遠 方 漸 漸 泛 起 了 一 片 朝 霞 。 大 家 全 都 屏 息 靜 氣 , 靜 待 旭 日 的 來 臨 。 天 邊 那 片 彩 霞 好 像 有 生 命 似 的 , 逐 漸 向 四 周 擴 散 , 把 整 個 天 染 得 通 紅 了 。 眾 人 也 頓 時 為 這 絢 麗 的 景 色 著 迷 了 , 目 不 轉 睛 凝 那 片 橘 紅 色 的 天 空 。 天 邊 的 彩 霞 由 濃 轉 淡 了 , 由 本 來 鮮 紅 色 , 續 漸 變 成 橙 黃 色 , 好 像 告 訴 我 們 太 陽 快 出 來 了 。 這 時 萬 籟 好 像 醒 了 過 來 , 鳥 聲 、 蟲 聲 和 人 聲 全 都 混 合 在 一 起 。 就 在 這 鬧 哄 哄 的 環 境 下 , 遠 方 的 高 山 好 像 鍍 了 一 層 金 邊 , 太 陽 在 我 們 不 知 不 覺 間 悄 悄 冒 出 頭 來 。 人 們 頓 時 興 奮 地 歡 呼 起 來 , 拿 著 照 相 機 拍 個 不 停 , 剛 才 的 倦 意 好 像 全 都 消 失 無 形 , 在 彩 霞 和 這 片 幽 美 的 大 自 然 烘 托 下 , 剛 出 來 的 旭 日 顯 得 格 外 漂 亮 , 予 人 一 種 朝 氣 勃 勃 的 感 覺 。 我 們 上 山 之 路 雖 然 千 萬 苦 , 有 人 更 因 車 程 太 長 而 暈 車 浪 , 能 夠 有 幸 觀 看 到 這 片 莊 麗 景 色 , 一 切 都 是 值 得 的 。

吃 過 早 飯 後 , 我 們 便 到 阿 里 山 森 林 區 遊 覽 。 那 兒 巨 木 林 立 , 差 不 多 把 整 個 天 都 掩 蓋 了 。 當 中 偶 然 會 發 現 一 條 鐵 路 穿 梭 其 中 , 彷 彿 把 整 個 森 林 都 覆 蓋 了 , 可 謂 一 項 奇 觀 。 那 兒 的 鐵 路 是 在 日 本 佔 據 臺 灣 時 興 建 的 , 目 是 運 輸 山 上 的 木 材 到 山 下 。 後 來 人 們 的 環 保 意 識 提 高 了 , 阿 里 山 這 片 森 林 區 才 得 以 保 存 下 來 。 現 在 很 多 路 軌 已 經 荒 廢 了 , 只 有 小 部 分 仍 被 用 來 運 載 觀 光 遊 客 。

阿 里 山 有 許 多 參 天 巨 木 , 當 中 亦 有 些 奇 形 怪 狀 的 , 人 們 便 替 它 們 起 了 一 個 有 趣 的 名 字 , 好 像 「 永 結 同 心 」 、 「 三 兄 弟 」 、 「 四 姊 妹 」 等 。 到 達 阿 里 山 一 定 要 觀 看 神 木 。 神 木 是 生 長 了 千 年 以 上 的 樹 木 , 非 常 罕 有 。 在 數 年 前 其 中 一 株 神 木 倒 塌 了 , 但 它 的 「 遺 體 」 仍 安 放 原 地 供 人 憑 弔 。

遊 覽 完 畢 , 我 們 便 匆 匆 忙 忙 乘 搭 旅 遊 巴 回 到 台 北 去 。 這 次 路 程 更 為 遙 遠 , 當 我 們 到 達 台 北 時 已 是 傍 晚 了 , 我 們 吃 過 晚 飯 後 便 出 發 到 士 林 夜 市 。 士 林 夜 市 跟 香 港 旺 角 差 不 多 , 到 處 都 是 販 賣 熟 食 ; 衣 服 、 飾 物 的 小 攤 檔 。 但 地 方 就 比 香 港 擠 逼 多 了 。 早 上 的 士 林 是 一 個 賣 菜 的 市 場 , 到 了 晚 上 才 有 一 個 個 小 攤 檔 的 出 現 , 由 於 價 廉 物 美 , 所 以 吸 引 了 很 多 遊 人 觀 看 。

第五天行程 (15/4)-孔廟、保安宮、忠烈祠、國立故宮博物院

臺 灣 人 向 來 重 視 文 教 , 因 此 到 處 都 可 見 到 孔 廟 , 每 年 都 會 舉 行 祭 孔 典 禮 。 今 次 我 們 參 觀 的 孔 廟 是 台 北 最 大 的 一 間 , 內 堂 佈 置 得 非 常 莊 嚴 宏 偉 , 大 殿 兩 側 供 奉 著 歷 代 鴻 儒 的 靈 位 , 同 時 陳 列 儒 家 的 經 典 著 作 , 以 及 各 種 禮 器 。 其 中 一 間 展 覽 廳 更 播 放 祭 孔 的 盛 大 場 面 。 我 們 還 留 了 大 半 小 時 便 到 鄰 近 保 安 宮 參 觀 。 保 安 宮 供 奉 著 多 個 民 間 信 奉 的 神 祗 , 人 們 希 望 能 藉 此 消 災 解 厄 。 大 殿 裝 修 雄 偉 , 柱 上 蟠 龍 雕 刻 更 顯 得 栩 栩 如 生 , 大 師 級 的 建 築 技 術 在 此 可 見 一 斑 。

其 後 , 我 們 便 到 忠 烈 祠 參 觀 。 祠 內 供 奉 著 各 個 在 民 國 期 間 , 大 小 戰 役 中 犧 牲 的 烈 士 。 大 堂 內 亦 陳 列 著 各 將 領 的 照 片 , 以 及 其 英 勇 的 事 蹟 。 忠 列 祠 外 貌 宏 偉 , 大 門 和 大 廳 均 有 衛 兵 把 守 , 令 人 不 禁 肅 然 起 敬 。 每 隔 一 小 時 , 便 有 衛 兵 換 班 儀 式 , 歷 時 二 十 五 分 鐘 。

午 飯 後 , 我 們 一 團 人 浩 浩 蕩 蕩 地 到 台 北 雙 溪 國 立 故 宮 博 物 院 參 觀 。 故 宮 博 物 院 是 世 界 四 大 博 物 館 之 一 , 樓 高 四 層 , 陳 列 過 千 件 價 值 連 城 的 展 覽 品 , 有 些 甚 至 是 國 寶 級 的 珍 藏 。 故 宮 博 物 院 的 展 品 故 名 思 義 是 來 自 北 京 的 「 故 宮 」 , 除 了 清 代 精 緻 的 古 玩 盛 器 , 更 有 歷 朝 以 來 的 珍 貴 古 物 , 共 有 二 千 九 百 七 十 二 箱 之 多 。 如 果 要 把 所 有 收 藏 品 看 一 遍 , 便 要 花 上 三 十 多 年 的 時 間 ; 若 要 把 每 件 收 藏 品 仔 細 研 究 觀 看 , 便 得 花 上 九 十 餘 年 時 間 。 所 以 博 物 院 只 是 展 出 了 一 部 份 的 收 藏 品 , 可 是 縱 使 我 們 只 是 走 馬 看 花 , 由 於 時 間 緊 逼 , 仍 未 能 全 數 盡 覽 。

博 物 院 的 底 層 展 示 了 秦 時 期 的 各 種 器 具 , 好 像 禮 器 、 樂 器 乃 至 衣 物 的 裝 飾 。 從 器 具 的 形 狀 、 紋 飾 , 我 們 可 以 肯 定 當 時 的 手 工 藝 技 術 已 是 非 常 卓 越 的 。 從 現 代 人 的 眼 中 , 這 些 手 工 藝 品 可 能 非 常 簡 陋 普 通 , 但 對 當 時 的 人 來 說 卻 一 點 也 不 簡 單 。 二 樓 展 覽 的 是 歷 朝 的 大 書 法 家 真 跡 , 我 們 可 以 欣 賞 不 同 名 師 的 獨 特 風 格 。 除 了 書 法 外 , 展 覽 廳 陳 列 了 不 少 名 畫 。 中 國 畫 家 以 山 水 畫 見 稱 , 展 廳 所 見 的 名 畫 把 我 國 的 山 清 水 秀 全 都 活 現 於 紙 上 。 隨 著 時 代 的 轉 變 , 人 們 繒 畫 的 對 象 亦 隨 之 而 改 變 。 因 為 受 到 西 方 文 化 的 影 響 , 中 國 在 明 、 清 時 期 開 始 興 起 繒 畫 人 像 畫 , 不 再 像 以 前 與 山 水 有 關 , 而 且 亦 開 始 使 用 水 彩 作 為 顏 料 。

頂 層 展 覽 的 是 歷 朝 的 陶 瓷 器 、 飾 物 以 及 藏 傳 佛 教 有 關 器 具 。 從 展 品 的 款 式 ,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古 人 手 工 藝 技 術 的 演 進 。 我 們 實 在 不 得 讚 美 古 人 的 智 慧 , 他 們 利 用 雙 手 創 造 出 各 種 細 緻 的 器 具 , 化 腐 朽 為 神 奇 , 令 我 們 十 分 敬 佩 。 雖 然 參 觀 時 間 有 限 , 我 們 未 能 一 一 細 看 各 珍 藏 品 , 但 這 次 行 程 足 以 令 我 們 對 中 國 文 化 有 了 很 深 入 的 認 識 。

第六天行程 (16/4)-東吳大學

位 於 台 北 市 外 雙 溪 的 東 吳 大 學 , 建 校 至 今 已 逾 百 年 。 它 是 由 多 間 院 校 合 併 而 成 的 , 原 址 在 蘇 州 , 因 地 屬 東 吳 , 所 以 命 名 為 東 吳 大 學 。 其 後 東 吳 大 學 東 遷 至 臺 灣 , 校 舍 亦 不 斷 擴 展 , 至 今 已 有 兩 個 校 區 , 跨 越 中 正 區 和 士 林 區 兩 個 區 份 , 是 臺 灣 一 所 著 名 的 大 學 , 同 時 亦 是 許 多 國 外 留 學 生 的 升 學 方 。

東 吳 大 學 校 舍 寬 敞 , 四 周 都 被 綠 樹 環 抱 , 可 謂 地 盡 人 地 傑 , 山 清 水 秀 。 我 們 這 次 行 程 , 到 東 吳 大 學 師 生 的 熱 情 接 待 , 使 我 們 充 份 地 感 受 到 臺 灣 人 熱 情 好 客 。 東 吳 大 學 眾 教 授 還 播 放 短 片 向 我 們 逐 一 簡 介 其 大 學 的 特 點 , 以 及 到 臺 灣 升 讀 大 學 要 具 備 的 條 件 。 其 後 他 們 更 請 來 兩 位 來 自 香 港 的 學 生 , 帶 領 我 們 參 觀 大 學 , 東 吳 大 學 十 分 著 重 自 由 , 開 放 , 因 此 亦 非 常 鼓 勵 學 生 開 設 會 社 , 東 吳 大 學 兩 間 校 區 合 共 便 有 一 百 五 十 多 間 會 社 , 舉 辦 的 活 動 更 是 多 不 勝 數 。 是 次 行 程 的 確 讓 我 們 對 臺 灣 的 院 校 認 識 多 了 , 也 讓 我 們 更 了 解 當 地 學 生 的 校 園 生 活 。

參 觀 完 東 吳 大 學 , 便 是 我 們 自 由 活 時 間 , 大 家 都 把 握 著 這 個 機 會 到 處 購 物 、 逛 街 。 台 北 市 的 交 通 十 分 便 捷 , 那 兒 「 捷 運 」 跟 香 港 的 「 地 鐵 」 一 樣 一 共 有 六 條 路 線 , 差 不 多 貫 通 整 個 台 北 市 縣 。 有 的 同 學 到 台 北 市 著 名 的 「 書 局 街 」 重 慶 南 路 一 段 買 書 , 有 的 到 國 父 紀 念 館 , 凱 達 格 路 總 統 府 等 地 方 遊 覽 。 我 們 當 然 亦 忙 不 迭 地 四 出 購 物 , 直 至 晚 上 六 時 左 右 才 回 酒 店 吃 晚 飯 。

在 臺 灣 的 數 天 , 我 雖 然 嚐 過 不 少 地 道 的 美 食 , 但 最 好 的 便 是 這 次 的 石 頭 火 鍋 。 石 頭 火 鍋 跟 別 的 鍋 很 不 相 同 , 用 的 鍋 並 不 是 傳 統 的 鐵 鍋 , 而 是 石 製 的 。 侍 應 把 所 有 配 料 一 下 子 便 倒 進 鍋 , 然 後 再 加 上 飯 和 麵 。 由 於 味 道 鮮 美 , 做 法 獨 特 , 所 以 大 受 歡 迎 , 大 家 吃 得 津 津 有 味 。

最後一天行程(17/4)-中正紀念堂、國立歷史博物館

中 正 紀 念 堂 位 於 台 北 市 中 心 是 為 了 紀 念 蔣 中 正 先 生 而 興 建 的 , 佔 地 約 二 十 五 萬 平 方 公 尺 , 大 堂 外 面 是 供 遊 人 休 憩 的 公 園 , 環 境 非 常 幽 美 。 紀 念 堂 本 身 是 一 座 純 白 的 建 築 物 , 堂 高 七 十 公 尺 , 顯 得 份 外 瑰 麗 堂 皇 , 大 堂 的 兩 側 是 兩 座 宮 庭 式 設 計 的 音 樂 廳 , 十 分 有 氣 派 。 紀 念 堂 有 很 多 設 施 供 市 民 使 用 , 如 電 影 室 、 畫 廊 、 圖 書 館 等 等 , 是 臺 灣 人 假 日 消 閒 的 好 地 方 。

我 們 另 一 個 參 觀 的 地 方 是 國 立 歷 史 博 物 館 , 它 同 樣 位 於 台 北 市 中 心 。 展 覽 廳 陳 列 著 一 些 古 代 的 陶 器 、 工 具 、 飾 物 等 東 西 , 數 量 比 故 宮 博 物 館 為 少 。 博 物 館 最 上 層 是 展 覽 臺 灣 民 藝 術 作 品 , 以 及 文 學 創 作 , 其 中 更 有 關 於 傳 統 木 偶 戲 的 專 題 展 覽 , 讓 我 們 對 當 地 的 文 化 藝 術 有 更 深 入 的 了 解 。

七 日 的 旅 程 在 這 於 告 一 段 落 , 縱 使 行 程 短 促 , 仍 讓 我 們 對 臺 灣 的 文 化 有 較 深 入 的 了 解 。 最 後 我 們 只 好 帶 著 依 依 不 捨 的 心 情 離 開 臺 灣 。 這 次 旅 程 能 如 此 順 利 實 有 賴 各 位 老 師 的 支 持 和 幫 忙 , 在 這 我 們 希 望 多 謝 我 們 的 領 隊 - 梁 國 頤 老 師 、 張 大 超 老 師 、 鄭 康 勤 老 師 以 及 李 毅 康 老 師 , 還 有 負 責 統 籌 的 蘇 君 煌 老 師 及 盧 紹 芬 老 師 。


Acknowledgements - Contact us - Download - Credits - Volume 46
mywyk - Academics - Administration - Documents - Notice - Students' Association

Copyright 2001 Wah Yan College, Kowloon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