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 Foreword | Editorial | About Wah Yan
THE SHIELD > 回眸
  涂謹申先生訪問
文︰余俊文

他 , 是 華 仁 舊 生 ;

他 , 曾 是 學 生 會 會 長 ;

他 , 現 在 為 民 主 及 民 生 努 力 不 懈 ;

他 , 是 涂 謹 申 。

涂 謹 申 先 生 是 1975-1982 年 的 華 仁 舊 生 。 完 成 四 年 大 學 課 程 後 , 成 為 執 業 律 師 。 九 一 年 首 度 參 加 地 區 直 選 , 順 利 當 選 。 現 為 立 法 會 保 安 事 務 委 員 會 副 主 席 及 議 員 。

這 天 , 我 們 有 幸 與 涂 先 生 作 一 近 距 離 接 觸 。 這 位 平 日 在 電 視 上 、 大 氣 電 波 中 的 民 主 鬥 士 , 對 於 自 己 命 途 際 遇 、 中 學 的 生 活 、 學 校 的 人 事 , 以 至 校 園 的 一 草 一 木 , 他 有 什 麼 的 一 種 感 覺 呢 ?

為 什 麼 會 選 擇 華 仁 ?

「 其 實 我 是 莽 莽 撞 撞 的 進 了 華 仁 …… 當 時 我 只 是 一 名 小 六 孩 子 , 只 懂 聽 長 輩 的 話 。 那 時 小 學 老 師 推 薦 華 仁 , 說 師 兄 也 多 入 華 仁 , 有 個 好 照 應 ; 另 外 交 通 也 很 方 便 , 於 是 就 報 考 了 , 也 就 進 了 。 」 涂 先 生 笑 說 他 入 讀 華 仁 , 純 粹 是 機 緣 巧 合 。 就 在 不 知 不 覺 間 , 和 這 所 書 院 聯 繫 起 來 了 。

對 七 年 的 學 校 生 活 、 人 物 究 竟 有 什 麼 感 覺 ?

涂 先 生 認 為 華 仁 的 神 父 、 學 生 、 老 師 都 很 親 切 和 藹 。 「 當 時 七 年 的 學 校 生 活 都 很 開 心 。 也 許 是 因 為 校 內 風 氣 比 較 自 由 開 放 吧 , 大 家 都 沒 有 太 多 的 束 縛 , 所 以 很 好 動 。 中 六 時 , 學 生 會 舉 行 活 動 , 神 父 還 會 主 動 協 助 聯 絡 其 他 學 校 。 他 們 會 與 其 他 學 校 的 修 女 神 父 們 聯 絡 , 替 我 們 鋪 橋 搭 路 ; 又 怕 同 學 不 懂 和 女 孩 子 溝 通 , 長 大 後 不 能 有 正 常 社 交 , 就 常 常 催 促 我 們 舉 辦 聯 校 活 動 ! 他 們 上 課 時 又 會 很 耐 心 的 教 導 我 們 。 同 學 們 其 實 也 很 和 洽 ! 整 體 來 說 , 華 仁 的 教 育 是 自 發 性 的 , 是 有 別 於 一 般 貴 族 學 校 的 。 」

看 來 也 和 現 在 的 差 不 多 ! 當 時 生 活 中 可 有 什 麼 特 別 的 事 ?

涂 先 生 笑 說 中 三 在 華 仁 騎 電 單 車 最 有 趣 : 「 讀 書 時 候 , 有 趣 的 事 也 不 少 ; 但 最 深 刻 的 可 算 是 騎 『 綿 羊 仔 』 了 ! 那 時 候 我 正 是 中 三 , 常 常 在 學 校 逗 留 、 溫 習 至 八 、 九 時 , 間 中 也 會 和 住 在 宿 舍 的 神 父 聊 幾 句 。 一 天 夜 晚 , 神 父 ( Father Canety ) 突 然 走 來 , 問 我 想 不 想 學 電 單 車 ! 當 時 的 神 父 是 很 特 別 的 , 他 們 很 喜 歡 追 上 潮 流 。 我 立 刻 嚇 一 跳 : 騎 電 單 車 ? 最 後 我 只 是 這 麼 騎 了 一 會 兒 。 其 實 當 時 有 『 綿 羊 仔 』 已 是 很 厲 害 的 了 。 而 神 父 卻 主 動 叫 我 學 電 單 車 , 真 是 太 不 可 思 異 了 ! 這 是 令 我 印 象 特 別 深 刻 的 ! 」

華 仁 老 師 又 怎 樣 ?

「 說 到 老 師 , 我 要 感 謝 他 們 。 他 們 對 我 們 都 很 容 忍 , 平 日 上 課 的 嘈 吵 、 頑 劣 , 他 們 都 很 忍 受 ; 到 最 後 亂 得 像 派 對 似 的 , 才 出 手 控 制 秩 序 。 說 起 來 真 是 有 點 不 好 意 思 的 , 還 是 有 時 為 了 活 動 『 走 堂 』 , 沒 有 上 老 師 的 課 。 」

華 仁 主 要 是 教 理 科 學 生 , 涂 先 生 為 什 麼 後 來 唸 法 律 呢 ?

「 我 當 律 師 , 其 實 是 有 點 巧 合 、 有 點 天 真 。 那 時 我 在 教 會 聽 到 兄 弟 姊 妹 說 讀 法 律 是 不 難 的 。 他 們 說 法 律 不 用 怎 樣 背 誦 , 只 要 有 良 好 的 分 析 力 , 善 用 案 例 , 加 一 點 點 努 力 就 能 有 好 的 成 績 了 。 我 聽 了 , 以 為 真 的 很 容 易 , 便 想 去 讀 。 一 直 以 來 , 我 的 中 醫 父 親 很 希 望 我 做 西 醫 , 來 個 中 西 雙 劍 合 璧 , 父 子 一 同 行 醫 ; 但 我 心 想 , 做 醫 生 一 次 才 能 救 一 個 人 , 但 讀 了 法 律 就 可 明 白 法 令 , 從 而 可 從 政 策 方 面 改 革 , 那 受 惠 的 則 更 多 了 !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, 自 己 的 想 法 真 是 太 無 知 了 。 」

後 來 又 為 什 麼 涉 足 政 壇 ?

「 我 從 政 的 究 因 , 是 因 為 對 社 會 的 不 平 等 和 環 境 有 些 感 受 , 想 去 做 點 事 來 改 變 它 。 這 要 由 我 的 生 活 的 環 境 開 始 說 起 。 小 時 候 , 我 住 在 舊 屋 區 附 近 的 公 屋 。 那 時 , 舊 屋 區 常 常 為 黑 道 中 人 流 連 之 地 。 因 為 在 這 些 環 境 成 長 , 我 看 到 了 香 港 在 繁 榮 的 另 一 面 , 也 明 白 低 下 階 層 的 情 況 。 一 次 , 我 還 曾 被 黑 社 會 意 圖 『 踢 入 會 』 。 那 是 在 我 回 家 的 時 候 , 和 兩 個 男 人 乘 同 一 部 電 梯 。 我 聽 到 他 們 的 耳 語 , 說 想 收 我 為 部 下 ! 幸 好 他 們 最 後 沒 有 採 取 任 何 行 動 , 否 則 我 早 不 知 變 成 什 麼 樣 了 。 可 見 當 時 住 在 舊 屋 區 的 居 民 確 是 生 活 艱 難 , 既 要 為 兩 餐 , 又 要 怕 黑 社 會 騷 擾 。 可 是 , 中 上 階 層 的 卻 漠 視 這 群 勞 動 階 層 。 這 令 我 對 社 會 有 更 深 刻 感 覺 。 讀 華 仁 時 , 我 參 加 了 義 工 服 務 : 那 是 去 探 訪 越 南 難 民 的 住 處 ( 難 民 營 ) 。 當 時 在 難 民 營 內 一 瞥 , 才 發 覺 那 兒 的 環 境 根 本 無 法 想 像 ! 那 情 況 比 籠 屋 不 遑 多 讓 : 每 人 最 多 只 得 一 個 床 位 , 日 常 生 活 所 需 卻 全 都 放 在 上 面 , 又 怎 能 容 下 多 餘 空 間 睡 覺 ? 空 氣 又 不 太 流 通 , 人 怎 不 易 生 病 ? 環 境 之 差 , 生 活 之 苦 , 令 我 的 不 平 感 受 更 強 烈 了 。 」

當 時 的 他 , 沒 有 什 麼 知 名 度 , 又 有 什 麼 機 遇 因 而 能 夠 參 選 呢 ?

「 雖 然 說 對 社 會 現 象 有 些 感 受 , 但 我 本 來 不 打 算 去 從 政 的 。 大 學 的 時 候 , 我 參 加 大 學 的 論 政 團 體 , 提 倡 法 制 改 革 。 漸 漸 地 , 我 們 明 白 沒 有 實 際 提 案 的 權 力 , 決 不 能 將 法 制 改 革 得 更 完 善 。 到 了 大 學 畢 業 , 我 便 去 當 律 師 。 但 我 簡 中 也 會 當 義 工 , 替 一 些 業 主 立 案 法 團 擔 當 顧 問 , 也 出 席 業 主 立 案 法 團 會 議 。 就 是 這 樣 的 我 在 街 坊 的 形 象 慢 慢 建 立 起 來 了 。 到 了 八 九 民 運 , 令 我 對 民 生 、 社 會 的 感 受 更 深 , 也 對 政 治 更 加 關 注 了 。 到 九 一 年 , 有 了 直 選 。 有 區 議 員 見 我 可 幹 得 點 事 , 便 建 議 我 去 參 選 。 開 始 我 還 不 太 想 出 來 參 選 ; 後 來 一 想 , 既 然 可 以 的 話 , 就 算 是 落 選 了 , 也 可 藉 此 機 會 喚 醒 政 府 或 人 民 的 一 些 社 會 流 弊 , 於 是 就 以 獨 立 人 士 參 選 了 。 我 是 一 個 基 督 徒 , 相 信 命 中 帶 給 我 的 機 會 , 就 應 該 好 好 把 握 , 這 個 信 念 也 推 動 我 去 參 選 。 」

他 又 為 什 麼 會 「 爆 冷 門 」 勝 出 呢 ?

「 我 那 次 勝 出 的 確 是 頗 為 出 奇 。 因 為 我 只 是 一 個 律 師 , 沒 有 什 麼 知 名 度 。 極 其 量 也 只 是 上 電 視 作 演 說 、 辯 論 來 讓 人 知 道 有 這 麼 一 個 人 參 選 。 勝 出 實 在 是 超 乎 常 理 之 外 ; 支 持 率 由 投 票 前 數 天 約 六 個 巴 仙 躍 升 至 最 後 約 二 十 個 巴 仙 ── 真 是 很 感 謝 當 時 支 持 我 的 人 。 我 也 慶 幸 自 己 在 電 視 辯 論 中 表 現 不 俗 , 能 把 我 想 講 的 信 息 帶 給 觀 眾 ; 他 們 看 到 我 的 表 現 , 也 向 我 投 以 信 心 的 一 票 。 」

後 來 又 為 何 入 民 主 黨 ?

「 入 民 主 黨 是 有 契 機 的 。 在 大 學 時 代 我 所 參 加 的 論 政 團 體 , 後 來 加 入 了 新 成 立 的 民 主 黨 , 我 也 就 順 理 成 章 的 『 加 入 』 了 民 主 黨 。 及 後 , 我 與 黨 中 成 員 認 識 漸 深 , 知 道 大 家 都 是 想 將 社 會 不 公 義 的 地 方 改 正 過 來 ; 而 黨 內 有 一 種 自 由 的 氣 氛 , 凡 事 講 求 道 理 因 由 , 這 樣 的 我 就 在 民 主 黨 至 現 在 了 。 」

他 覺 得 學 生 會 事 務 帶 給 壓 力 嗎 ? 對 參 選 ( 從 政 ) 及 工 作 有 沒 有 幫 助 ?

「 我 覺 得 既 然 接 受 學 生 會 會 長 之 職 , 就 要 有 心 理 準 備 , 所 以 沒 有 太 大 壓 力 。 而 參 選 時 的 選 舉 模 式 和 其 運 作 、 選 舉 的 基 制 , 的 確 加 深 選 舉 的 經 驗 。 當 時 的 學 生 會 的 會 務 該 和 現 在 的 差 不 多 , 都 是 些 義 務 工 作 、 聯 校 活 動 等 等 , 不 多 不 少 也 對 工 作 有 點 幫 助 。 」

在 華 仁 你 得 到 了 什 麼 ?

「 首 先 , 華 仁 教 了 我 們 要 尊 重 別 人 , 要 有 禮 。 第 二 , 溫 和 。 要 待 人 以 寬 , 不 恃 勢 凌 人 、 欺 善 怕 惡 。 第 三 , 容 忍 。 第 四 , 愛 心 。 還 有 , 不 要 太 追 求 物 質 。 若 問 我 華 仁 的 舊 有 傳 統 應 否 留 下 , 我 認 為 華 仁 一 直 以 來 的 傳 統 是 值 得 保 存 的 。 」

華 仁 仔 應 有 何 特 別 ?

「 我 認 為 華 仁 仔 主 要 的 是 正 直 、 有 修 養 、 有 內 涵 。 其 實 華 仁 仔 不 需 要 太 追 求 成 為 各 方 面 最 頂 尖 人 物 。 華 仁 的 教 育 不 是 要 網 羅 精 英 , 成 為 年 年 出 狀 元 的 學 校 ── 她 是 要 讓 每 個 華 仁 仔 , 雖 然 不 是 精 英 , 但 也 可 以 成 為 一 個 對 社 會 、 對 家 庭 盡 責 任 的 人 , 一 個 自 主 獨 立 的 人 。 所 以 說 某 年 某 年 華 仁 出 了 狀 元 , 某 年 某 年 沒 有 , 根 本 是 很 合 理 的 。 我 們 畢 竟 沒 有 自 行 網 羅 高 材 生 , 不 出 狀 元 有 什 麼 稀 奇 ? 又 有 人 說 我 們 不 太 懂 『 追 女 仔 』 。 那 是 有 點 可 笑 ── 但 追 不 到 女 孩 子 , 又 有 什 麼 辦 法 ? 最 重 要 的 還 是 品 德 修 養 。 」

他 對 現 行 的 教 育 制 度 有 何 評 價 ?

「 其 實 我 對 現 今 的 教 育 制 度 不 太 有 深 入 研 究 , 因 為 我 所 工 作 的 是 以 其 他 社 會 問 題 為 主 。 但 我 認 為 要 看 香 港 的 教 育 制 度 是 否 成 功 , 最 明 顯 的 方 法 就 是 看 看 政 府 高 官 的 兒 女 是 否 在 香 港 的 教 育 下 成 長 、 成 才 。 我 還 未 有 兒 有 女 , 不 知 為 人 父 母 的 會 怎 麼 想 ; 別 的 富 有 人 家 供 養 子 女 出 國 留 學 我 不 反 對 , 但 如 果 連 政 府 高 官 也 都 寧 願 送 子 女 出 國 , 而 不 願 他 們 留 下 接 受 他 們 自 己 人 所 建 立 的 教 育 制 度 , 那 就 說 不 過 理 了 ── 難 道 對 自 己 所 訂 立 的 制 度 也 沒 有 信 心 嗎 ? 」

在 約 一 小 時 的 訪 問 中 , 涂 先 生 表 現 了 他 對 華 仁 的 一 種 感 覺 , 一 種 懷 念 的 感 覺 。 他 所 道 「 華 仁 教 了 他 的 」 , 在 他 言 行 舉 止 間 , 表 現 出 他 已 擁 有 了 他 所 說 的 特 質 。 可 能 每 位 華 仁 仔 都 有 自 己 的 一 套 處 事 原 則 ; 但 相 信 , 各 位 華 仁 仔 在 華 仁 所 學 到 的 將 會 畢 生 受 用 ! 華 仁 仔 要 好 好 珍 惜 啊 !


Acknowledgements - Contact us - Download - Credits - Volume 46
mywyk - Academics - Administration - Documents - Notice - Students' Association

Copyright 2001 Wah Yan College, Kowloon. All rights reserved.